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上班期间也过瘾
上班期间也过瘾

上班期间也过瘾

在滴滴的电话声响亮七八秒
钟后才响起了她的声音:「昊大哥……你找我有事?」

  「小岚岚现在有空没?到我的办公室一趟吧,我这儿有些关于……生理上的
问题想和你咨询一下。」

  电话对面的冯岚显然紧张了起来,听筒里清晰地传来那因为紧张而响起的粗
重呼吸声。

  「昊大哥……你这是……我今天……」

  「岚岚,也就是二三十分钟而已,爽完了就让你回去。放心吧,你老公不会
发现咱俩的事的。」

  对于冯岚,我是真没想到她居然会变得如此顺从。

  在我和石头周三把她给强奸了之后,这个女孩居然一再主动地表明自己不会
把事情说出去。

  并且表示如果我们能不败坏她的名声的话,自己也可以尽可能地满足我。

  就这点而言,那当然是对了我的心了,能够让下属的未婚妻成为自己随叫随
到的妓女,还有比这更带感的吗?不一会儿的功夫,三段敲门声就在屋外响起了


  由于现在正是周五中午时分,所以办公室外面的人也不多,正好是打炮的最
好时间。

  冯岚怯怯地走进来,今天的她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三寸高跟鞋,隐约可以见
到那纤细整齐的十粒脚趾。

  肉色的薄丝袜从脚掌部位一直延伸到制服裙的内部,身着黑色的西服套装,
黑色的长发在脑后梳了一个发髻,眼镜戴在脸上,双手搭在小腹前,白凈的瓜子
脸羞涩地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

  「昊大哥……那个……你要是想要我……的话,请尽量快一点,王致和他随
时有可能去办公室找我,那个……当然,你要是想尽兴……那个……」

  「来吧,小岚岚,这时候就把你未婚夫忘了。过来,把裙子撩起来」

  听到我的命令,冯岚在略微迟疑了一下后,便也就听话地来到了办公桌后,
站到了我的身旁。

  虽然那秀丽的脸蛋上略显为难之色,眉毛也是微微皱着,但的确是依言将自
己的西服裙撩了起来。

  肉色的长丝袜一直延续到大腿上半截附近,在一小段白嫩嫩的腿肉之后,便
是一件粉颜色的低腰内裤,样式也十分普通。

  我从抽屉当中取出石头留下的跳蛋,撩开冯岚内裤的裆部,在她咛嘤一声的
同时,拨开那修剪整齐的密实阴毛,将这枚情趣道具塞进了她那粉嫩嫩的紧凑淫
穴当中。

  随后又将她的整个裙子倒卷着固定在了腰上。

  修长的肉色丝袜腿与黑色的细带高跟鞋,白皙柔软的腿肉,还有那白色内裤
中淫荡的跳蛋,冯岚身子轻轻颤抖着,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

  「过来跪下,然后给我含鸡巴。」

  打开跳蛋的震动,我把自己的鸡巴掏出裤子拉链,如此对冯岚命令道。

  完全勃起后足有十七公分长的大鸡吧,因为欲火而变得青紫的龟头跟鸡蛋差
不多大。

  虽然冯岚也见过我这大家伙一次,更被石头那十九公分的重载舰炮狠狠地操
干了一番。

  但此时,在并没有被春药迷失心神的情况下,她那原本就有些紧张的脸蛋更
是一阵不安。

  「大哥……你的……好大……真的好大……」

  嗡嗡的震动声不是很大,低档状态下的跳蛋轻易地便将冯岚的性欲维持在了
一个饶人心弦的程度上。

  在经过短暂的紧张之后,她用手扶了扶自己的眼睛,跪在了我的跨前,然后
用那纤细如柳叶般的白皙小手握住鸡巴的根部,然后缓缓向上,用那青葱般的手
指抚摸着它。

  冯岚用她那生涩的技巧,轻张小嘴,一口将我的龟头含到嘴中,眉头微微皱
着,用整张嘴含住它,然后缓缓地、尽可能地将我的整个巨大的鸡巴吞入口中。

  不过我的鸡巴太长了,冯岚皱着眉头,不断尽量地将自己的脑袋低下,却也
最多只能将它的一半吞到嘴里罢了。

  「宝贝,吞吐,吞吐,我又被叫你做深喉,就慢慢舔就行了。啧啧,看来小
岚岚还挺有潜质的啊,我都还没吩咐就想做深喉了?」

  调笑的话语让她感到羞愧,却也是没有吭声。

  在我解开冯岚上身的衣扣时,她放弃了将整个鸡巴吞入的打算,而是依言开
始不断吞吐起我的龟头来。

  一口将龟头直至后面数公分处吞下,然后咕唧一声几乎把整个龟头吐出,然
后又一次含入到肉冠末端的凹槽处,然后那小香舌不断地以生疏的手法吸允舔舐
着它。

  令我感到一丝愕然的是,冯岚的脸上羞涩归羞涩,那一双眼睛始终不敢看我
,但却做得十分认真,比起那会馆里找到的小姐还要敬业。

  我解开了冯岚白色的胸罩,一手一个,任意地把玩起她那竹笋型的娇乳。

  在冯岚的一阵咛嘤声中,我捏着她那两颗粉红色的小樱桃随意地扭着,乳尖
在虎口中挤弄得如嫩笋似的耸立。

  被把玩着双乳的冯岚身子软绵绵的半瘫在地上,修长的肉丝双腿绊着我的小
腿,昂着那满是绯红热气的小脸,一边迷恋似的望着我,一边继续吞吐着我的鸡
巴。

  眼镜规规矩矩地戴在脸上,鼻腔中却不断哼着一声声淫荡的呻吟。

  一会儿的功夫,冯岚已是忍不住将手伸到了自己的胯间,在一道道闷哼声中
,不断将那内裤淫穴里的跳蛋向着更里面挤压着。

  我那又长又硬的鸡巴已经变得湿滑闪亮,就这么一次又一次地在冯岚美丽的
红唇间不断进出着一次次把那娇嫩的双腮戳得鼓起。

  与此同时,我双手全握冯岚的那一对白嫩而弹性十足的双乳,一边好似对待
奴隶般地随意抓揉着,一边享受着胯下美人那尽心尽力的口交侍奉,感受着那湿
润而滑腻的快感。

  「唔……行,不错,你的技术相当不赖,很有当我丝袜女奴的潜质。来,宝
贝,加快你的速度,等到我先给你口爆一次后,哥会好好地插你的小骚穴的。」

  闻言,冯岚真的就加快了她吞吐我鸡巴的速度,那脑袋不断上上下下地升起
降落,紧紧地吸允住我的鸡巴龟头,然后一次次尽最大幅度地吞吐着。

  由于唾液在瞬间分泌过多,再加上动作的激烈,一丝丝涎水竟是顺着她的下
巴滴了下来。

  「笨蛋,这个……时候就应该……不含那么深,龟头就行。」

  看到冯岚每每都把我的鸡巴尽可能深地含入,我忍着快感教导着。

  果然,在她放弃了这种方法后,吞咽我鸡巴的速度顿时又上升了。

  那双明媚的双眼中已是染上了层层迷雾,那用力挤按着自己胯部跳蛋的动作
已是愈发夸张,伴随着一道道淫靡的水声,伴随着那紧咬着我龟头的温暖压迫,
最终,鸡巴一抖,一股精液陡地射入冯岚的口中。

  「唔唔!唔……」

  显然是没有意识到口内射精的后果,冯岚下意识地呜咽着,忙乱地蠕动着自
己的喉头,想要尽快地把那突然冲入自己口中的腥臭精液吞下。

  或者说,解决掉。

  我按住冯岚的脑袋,随着啵的一声,将鸡巴从她的口中拔了出来。

  紧接着,她便迅速按着胸口轻轻咳嗽起来。

  「昊大哥……咳咳……好浓啊,咳咳……咳咳……那么多的精液,还那么浓
……咳咳。」

  看着那一丝白浊的液体自她的嘴角滴落,我的欲望在稍微经过缓解之后,便
又一次腾升了起来。

  抬着冯岚的双臂让她站起,掏出她淫穴中的震蛋,一把将她的内裤褪下,我
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拍拍她那挺翘的娇臀说道:「坐到我的鸡巴上。」

  肉色的丝袜之间,粉嫩而紧凑的淫穴上正在滴淌着一丝丝透明的汁液,冯岚
羞涩地看着我,看着我那射过一次却还挺立的鸡巴,听话地将下体凑到了龟头上
,然后缓缓地降低自己的香臀。

  这一次是她主动地将我的鸡巴插入体内,所以冯岚做得格外的羞涩与认真。

  当那鸡蛋大小的龟头挤入那粉嫩的小阴唇当中后,她便是轻声地一哼,随即
,便继续缓缓地坐下,用那紧凑之极的阴道尽可能地包裹住我的鸡巴。

  冯岚的阴道当真是相当紧凑,所以在那热乎乎、水汪汪的快感将鸡巴包裹住
时,我立刻伸手抱住冯岚的腰,并把嘴凑上去和她深吻了起来。

  「唔唔……唔!好大!啊啊……唔……啊啊啊啊啊!痛!!痛死我了……」

  由于我的忽然举动,冯岚那原本只是刚吞没我龟头的屁股整个坐实了下去。

  这可是十七公分长的鸡巴啊,当它忽然之间,自下而上地整个没入到了冯岚
的淫穴当中时,这位可怜的女孩当即挣脱开我的吻叫了起来。

  而我则只感到自己的龟头和鸡巴前端插入到了一团更加奇妙的空间中,体会
着那另类的感觉,心想自己怕是应该已经插入到了冯岚的子宫当中了。

  笑着,我托起冯岚那紧凑的小屁股,主动带着她开始玩起了观音坐莲。

  托着那屁股,运着臂力,我将冯岚足足抬升到让那粉嫩的阴唇几乎要吐出龟
头时,才有再一次重重地落下。

  然后又一次将冯岚那包裹着我鸡巴的淫穴尽可能高地抬起,然后又一次重重
地落下。

  响亮的肉体拍打声带着一定的节奏,似痛实爽的叫床声一起一落,当冯岚开
始适应了这种进入子宫的抽查之后,她便渐渐地采取了主动的姿态。

  被我扒掉了鞋子的肉色丝足不断蜷缩着那精致的脚趾,修长的双腿架在椅子
扶手上一颤一颤,冯岚和我比起抱着对方的腰,一边插着穴一边唇舌相接着。

  「哦哦……你的好大啊……插死我了……插!插到底了啊!……昊大哥……
我的小逼……被你戳穿了!我的小逼……干死我了……好大……哦哦……」

  用嘴唇将冯岚的舌头吸出,在嘬一口后再伸进去不断搅动,我不断地吸允着
她那红嫩的香舌,品尝着那甘美的唾液。

  而冯岚也是逐渐由羞涩与被动化作了激情与主动,拔掉我的上衣,让那对B
罩杯的娇乳顶在我赤裸的胸膛上。

  由于是上身趴在我身上和我激吻着,冯岚的屁股已然是撅了起来,撅着不断
上下起落着,让我那硕大的鸡巴不断在她的淫穴内进出着。
  真把我当成了自己的老公似的,抱着我的腰,一边主动地耸动着自己的臀部
,一边任由我玩弄她的胸乳,冯岚那温暖湿润的淫穴内壁是越来越紧
  莫名其妙就这么被我征服了,就在我又是兴奋又是略有疑惑的同时,冯岚呻
吟着说道:「用力戳我……用力……戳到底!」

  我喘着气:「你要我用什么戳?」

  冯岚抱紧我上半身叫着:「用你的大鸡巴戳我…用力戳……」

  「用大鸡巴戳你那里?」

  我抱着她站了起来,大力挺动下身,鸡巴在她的淫穴内不停的进出。

   「叫我老公……」

  「老公!老公!我要你……快点动……快……啊……我要丢了……我要丢了
……用力插我……抱紧我……」

  「王致和是谁……?」

  「那是我……奸夫!是我不对!老公……哦哦!……我给你戴绿帽子了!…
…对不起……老公……我被王致和插了好几次!……我给老公你戴了好几顶绿帽
!」

  几分钟前还羞涩秀丽的白领丽人,未婚人妻,在被我简单地操了两次后就会
说出如此下贱淫乱的词语。

  对于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我虽疑惑,却也欣喜。

  在如此说过之后,就好似真怕我这个「老公」

  均是强烈地呻吟起来,猛力的挺动着下体相互迎合着抽插。

  这时,我与冯岚的交合已经进入白热化,粗重呻吟,大汗淋漓,不时的接吻
撕咬吸食着对方的柔唇香舌口中甘露。

  冯岚晶莹的眼中渗出了激情的泪水,喃喃的,像倾诉,又像哀求,痴迷的呓
语着:「老公……干我!用力干我……你的大鸡巴不要停
   
  听到她叫得这么淫荡,我忍不住问:「我棒不棒?喜欢不喜操肏你?」

  冯岚连连点头:「棒!老公好棒……我要老公每天肏我……我要你每天用大
鸡巴肏我……」

  我的情绪也被她夹磨到高峰,我耸动下身,粗壮的鸡巴狂猛的戳着她的淫穴
,终于,当冯岚又一次高潮之后,我的腰部忽的陡然停止了抽送,将一股浓稠的
精液尽数灌入到了她的子宫当中。

  在冯岚身上的这一番发泄让我的身子顿时好受了许多,而看到她温顺地为我
擦拭下体的模样,一股满足感更是让我飘飘欲仙。

  坏笑着将冯岚的内裤揣到自己兜里,她也只是羞涩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看来,虽然颇有些莫名其妙,但我还真就是这么收复了这个漂亮的女孩。

............